ESIEC疫情调研报告 | 牛伊宁:数字经济背后的鲜活个体——纸笔与现实的距离

2020-09-23   浏览量:

  今年由于疫情影响,本次的中国企业创新创业调查调研采用电话访问的方式进行。虽然一开始略有遗憾未能实际探访企业家,但后来也渐渐从电访中收获了许多、学习了许多。由于参加了扫尾工作,本次我的调研一共持续了10天,共拨打了一百多个电话,完访了14家企业。还记得第一天,当我满怀期许地拨通一个又一个电话时,得到的全部都是拒绝的嘟声。有一位企业家在我的极力劝说下答应了访问,却在确认企业家身份时就不耐烦地吼道,“你们是调查户口的吗?”,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。前两天,我感觉自己精疲力竭,一度以为一个企业家都无法成功访问了。而后的几天却给了我新的体验,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惊喜。感谢这一次的电访,让我汲取了许多来自企业家的养分。他们锲而不舍的精神、乐观坚定的态度,时常让我感到感动,让我在对待自己的生活,也更加充满了信心。

  质朴的言语通过声波传递着感动,也传递着数字经济背后一个个鲜活的个体。从这一次与他们的交谈中,我体会最深切的是公共政策问题。从新闻的解读中,我们只能了解公共政策的发布。而从政策的落地到政策生效,中间的层级是环环相扣的。企业家是政策成果的享受者,也是政策执行的亲历者。

  在本次的报告中,我希望能从“公共政策的制定、对象、责任”这三个维度,浅谈自己对于公共政策的理解与体悟。

  公共政策的制定问题——谁制定?

  公共政策有着不同的级别属性。比如税收政策,是有统一的制定权限的:未经国务院批准,各部门起草其他法律、法规、规章、发展规划和区域政策都不得规定具体税收优惠政策;而地区的公共政策,地区领导则可因地制宜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推动公共政策更好地促进地区发展。

  我的受访对象中,有一位来自河南某市的企业家。他一提到对当地政府的建议,便打开了话匣子。他说,上一届的市领导曾经“大刀阔斧,撸起袖子加油干”,本市的经济发展欣欣向荣。但是这位领导由于一些原因调离了岗位,新来的领导为了求稳,只想安安稳稳挨过两年,然后平安退休。这位企业家初中毕业便出来打工了,但是他的谈吐与眼界并不亚于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。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,一个地区的领导,就相当于一个地区的“大家长”。一家之中有家长,一个地区有地区的领导,大到一个国家,也有国家的领头人。他们都是“掌舵人”,如果方向没有带对,不敢往前冲,那么这个地区也会跟着遭殃。“一个萝卜一个坑,在其位就要谋其政。”我想,针对于地方领导的考评不够充分,就势必会影响领导的积极性。“其实是人都会犯错,只要政府认认真真去做了,即使犯错,又有什么问题呢?最怕的就是他们连做都不敢做。”

  公共政策的制定,需要领导人悉心了解地方具体问题、大刀阔斧做出改变。地区领导人是公共政策产生的最源头,如果“政策”都不制定,就更别说如何贯彻落实了。“服务型政府”的建立,离不开领导人对于公共问题的挖掘与推动。所以我想,目前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提高领导人的积极性,让他们敢于制定政策、发挥自我,在任职之间真正地为当地创造价值。

公共政策的受益对象——谁受益?

  公共政策的受益对象,是公共政策的“宾语”,也是贯彻落实的重中之重。

  在十几通接受访问的电话中,其中有一位让我印象最为深刻。她是一位汽车修理厂的总会计,但是修理厂已经处于半停业状态了。当我最初开始介绍“我们的问卷是对小微企业的一个调查”时,她便急匆匆打断了我的话语:“小微企业?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小微企业。”我一时有些愣神,以为她觉得自己的企业已经颇有规模,说“小企业”是看低了她。接下来询问我却得知,这个企业年营业收入不到10万,员工人数不到10人,是一家典型的小微企业,但她压根没法享受小微企业的优惠政策。比如在增值税的缴纳过程中,他们企业的身份一直为“一般纳税人”,小规模纳税人的优惠税率他们完全无法享受。同时,由于汽车修理的行业特性,该企业的供应商基本来自于批发市场。下至10元,上至百元的小额零部件采买,卖方根本不会开具正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。这样,企业的进项税无法得到递减,而销项税又必须正规开票,导致税负压力很大,企业一个月只能赚到千余元。我询问这位企业家,那你们可以申请小规模纳税人的资质吗?她很无奈地回复我,“不能,也没人管这件事情。”

  这个问题是我完全没有想象过的。我的第一学位为会计学专业,曾经修习过中国税制,了解过年应税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下的企业都可以算作小规模纳税人。而到电访结束后,我才真真切切体会到这一句话对于小微企业的重量。百分之3税率的差异,可能就决定了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存亡。征收标准确定了,若下级部门没有办法做到资质的审核和监督,那么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  或许全中国还有许多这样的小微企业,因为资质认定问题而与优惠政策无缘。他们在迷茫中彷徨自己的身份,在彷徨中又渐渐失去信心。我想,不仅仅是税收问题,任何的优惠政策都有其独特的受用群体。建立相关的抽访制度与问责机制,让企业家明白“我是谁”,“我能享受如何的待遇”,应该是亟需解决的一大问题。

公共政策的责任归属——谁负责?

  曾经在修读经双课程的时候,也听老师说过,中国有一项很有意思的特色问题,就是地方债问题。地方政府有着很多隐形的财政债务问题,当没有能力偿付的时候,需要国库去支援。这也是每一年财政很重要的一笔支出项目。在我看来,归根结底,这样的地方财政问题是来源于公共政策制定与执行时的责任归属。我在样本中也接触到了一位河南省的企业家,他在政策建议中提到:“别说不说了,先让政府把欠的工程款还了吧。”仔细一问,我才知道,这个城市的财政缺口很大。上一任领导大搞建设之后,到了任期便离开了,但他留下的是很多没有完成的项目。这些项目的确在短时间内拉动了就业和基础设施建设,领导人的业绩也很亮眼。但是工人们的工资、公共政策的优惠,都是需要财政支持的。企业家们被优惠吸引,进入了这个城市发展,但没想到现在他们连薪资问题都没法解决,整个城市陷入一种怪圈。

  领导人任期短,导致政策制定不顾后的现象,使地区发展产生了断层与不连贯。领导人走了,他是否真正同下一任领导做了理念上的沟通呢?领导人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,是否只考虑了短期的责任呢?长期来看,这个摊子到底应该由谁来负责?目前,中央开始渐渐重视起地方债问题,前期留下了亏空有可能能得到一次性解决。后期,中央与地方越来越清晰的财政分离,可能会使“中央收拾地方烂摊子”这样的现象不复存在。建立“后任职期”的考察制度,是否能减少这样的问题产生?

  在修习经济学双学位时,我总是或多或少陷入一种迷茫:这些东西真的和我身边的“经济”有关吗?从经济学原理开始,我从理论的角度了解了市场的供需问题,了解了不同的市场类型。中微课堂上,我了解了许多刻画经济学理念的函数与概念;中宏课堂上,一个个专业的名词,带我了解了宏观视角下的中国经济。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即都只是停留在纸上的演练。正如公共政策一开始,也是出现在白纸黑字的公文中的。而经济学诞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?也许是为了更好刻画世界的经济问题,但我想它归根结底,是为了改善这个世界,让这个世界更加完善与美好的。

  因此,如何缩短纸笔与现实的距离,是我们需要考虑的。经济学的田野调查,本次疫情的电话访问,就是这样缩短距离的一次体验。企业家们是中国经济的一颗颗小齿轮,是最微观的个体,他们推动着宏观经济整体向前跑。当我们更加了解企业家,也是更加了解了现实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更好地由理论的起点出发,到达改善世界的终点。